用户名(仅用于网站留言):   密码:      

影城活动
更多 >>
新片资讯
更多 >>
网上调查
 
你最喜欢影院组织的哪些活动?

观影及卖品优惠

影片主创及明星见面会

经典影片回顾展

经典影片回顾展

经典影片回顾展

影片主创及明星见面会

首页 > 电影资讯
《悲惨世界》悲歌一曲 震撼世界
 

 

由汤姆·霍伯执导、改编自法国大文豪维克多·雨果同名原著的音乐剧电影《悲惨世界》,今起在中国内地上映,首府影院将同步上映这部影片。

 

  据了解,在排片上,人民剧场、奥斯卡影城、美亚大光明影城等影院均未安排零点首映场,今天正式上映时的场次安排也不多,人民剧场至多会排三个影厅,美亚大光明影城和奥斯卡影城则只排映一个厅,除非上座率够高,否则不会增加上映空间。

 

  不过,人民电影院经理李东生却比较看好此片,他认为,汤姆·霍伯执导的《国王的演讲》在2011年获第83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奖,汤姆·霍

 

  伯就是作品的吸引力之一。此外,该片演员阵容也可谓强大。饰演沙威的拉塞尔·克罗在2000年凭《角斗士》夺得第73届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;而安妮·海瑟薇凭借此片则刚刚拿到最新的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;而让·阿让的饰演者休·杰克曼,早在《X战警》里已有出色表现。

 

  悲歌一曲 震撼世界

 

  《悲惨世界》曾经版本

 

  1935年理查德·波列拉夫斯基执导的美国电影、1958年让·保罗·李塞诺执导的法国电影、1998年比利·奥古斯特执导的英国电影、2000年德帕迪约主演的法国迷你剧……

 

  解读经典

 

  音乐剧带来全新震撼

 

  对世界名著的改编,风险和诱惑一样大。站在巨人肩上,就已得了无限风光,但也正因为是巨人,任何细节都怠慢不得。

 

  经过了19次电影、4次电视剧的改编,此次将《悲惨世界》再搬上银幕,最难做到的,是用一种与以往不同的形式,再次展现雨果笔下十九世纪法国七月革命前夕波澜壮阔的社会场景,以及暴风雨般的社会氛围里,社会各阶层的生存现状。导演汤姆·霍伯做到了。

 

  首先是音乐剧电影的独特形式,为观众带来了全新的艺术享受。本片的前身是一部同名音乐剧,音乐剧制作人卡梅隆·麦金托什也参与了影片制作,片中许多歌曲都借鉴了音乐剧里的旋律。倘使你还记得并喜欢在2011年第83届奥斯卡颁奖礼上,主持人休·杰克曼和安妮·海瑟薇一展歌喉的动人场景,那么这一次,你更加不会失望。

 

  《悲惨世界》中的歌唱情节全部采用现场录音方式拍摄,无论是休·杰克曼饰演的让·阿让,安妮·海瑟薇饰演的芳汀,或是阿曼达·塞弗里德饰演的珂赛特,他们的歌声全都贴切于每一个情节的情感,当芳汀沦为烟花女子,当让·阿让孤凄地走向死亡,当珂赛特目睹养父离世,他们歌喉中的梗噎是如此自然、真实,与表演融为一体。

 

  作为音乐剧电影,如若没有哪一首歌曲令人印象深刻,便不能称之为成功。从这个角度来判断,《悲惨世界》也是成功的。表现法国底层人民苦难的开篇合唱,曲调深沉、激昂,而且优美,在片中出现了三次,使人颇受感染;命运多舛的芳汀所唱的《《I Dreamed a Dream》(我曾有梦),则以歌词的悲凉使人动容。

 

  其次,这部电影在做到了形式上的创新后,还表现出了对原著内容的精准取舍。诚然,对于一部并非单线索,同时又有壮阔时代背景的小说,短短一部电影是无法面面俱到的,这就需要高明的改编。

 

  可以看到,影片整段略去了芳汀的不幸恋情及让·阿让和珂赛特在修道院避难并生活的大段情节,也简化了珂赛特和马吕斯的爱情故事,更是略去了一些人物,但那些令读者铭心刻骨的情节却无一节省:让·阿让怎样得到银烛台、怎样带着珂赛特攀上高墙躲避追捕、怎样背着马吕斯从下水道里逃生……取舍之间,可见编剧功力,艺术感染力亦丝毫不减。

 

  同时,影片没有片面停留在描摹罪犯与老实人的符号性定义上,也没有止于简单的对爱与光明的讴歌。比如,以往《悲惨世界》影视版的结局,多定格在让·阿让离世的时刻,但音乐剧版的《悲惨世界》却将目光投注在法国七月王朝统治下,平民百姓的苦难和他们的反抗,歌吟了生命的尊严和心灵的力量。这种尊严和力量,是超越时代的。

 

  著名作家、影评人韩松落评价汤姆·霍珀的《悲惨世界》时说,评论它时,心里是有爱的,我的热爱让我更有资格谈论它。他形容,音乐剧的剧情流转和空间转换,往往高度控制、过分紧凑,会让节奏显得腻俗,人物显得瘠薄,但汤姆·霍珀却让这场戴着镣铐的舞蹈,多了余味,人物立体,情绪饱满,情节和场景适度跳出音乐剧的限定。

 

  国外热映

 

  打动亚欧美无数影迷

 

  在《悲惨世界》登上中国大银幕之前,已在海外掀起了观影狂潮。

 

  《悲惨世界》的宣传第一站是韩国,并且在韩国最早上映。2012年12月19日,《悲惨世界》在韩国378家影院上映,当日观影人数达到73227名,上映31天时,累计观影人数达到4547534名,超过《妈妈咪呀》,成为韩国放映史上受欢迎的音乐剧电影。

 

  在北美,《悲惨世界》在去年圣诞节当天开画,即获得1750万美元的首秀票房,成为去年圣诞档期票房冠军。上映一个月时,票房就达1.32亿。

 

  世界上恐怕没有第二个人像英国人萨丽·弗雷斯这样痴迷于音乐剧《悲惨世界》,因为她已经看过740遍了,但是仍然百看不厌。待音乐剧电影《悲惨世界》上映后,在英国和爱尔兰首周末的收入达到813万英镑,排行票房榜首。

 

  香港的上映时间与北美同天,首日票房130万港币,创同类影片最高开画纪录,是歌舞片《芝加哥》首日票房的4倍,《妈妈咪呀》首日票房的2.5倍,并且首周末票房即超过1000万港币。

 

  在日本,本片公映两个月后,票房即突破50亿日元,基本锁定年度日本引进片票房冠军。

 

  虽然这部最新的《悲惨世界》刚刚来到中国内地,但由于网上已有字幕版,尽管不够清晰,许多等不及的影迷已经先行一睹为快,并表示还将去影院观赏。在百度贴吧“悲惨世界”吧里,这几日每天都有许多粉丝在探讨这部电影,影迷“洞穿浩瀚星空”说自己已经看了两遍网络版,去影院再看是必须的,“再次被震撼了!想不到我一个纯爷们,也会流下激烈的泪水。结尾时,当那些已然死去的美丽灵魂们面带微笑地齐声歌唱,我又一次热泪滚滚!”影迷“佐蓝攻略”说自己是一个原著党,但看了这部电影后,却很博爱地喜欢上了,而且相当感动。

 

  纽约时报评价《悲惨世界》,称安妮·海瑟薇一开口,情感喷涌便一发不可收拾,她生猛、震颤人心的情感令观众全神贯注,她吞噬了这首歌、嚼碎了这一幕、生生咽下整部电影。可以想像,坐镇摄影机后的汤姆·霍珀,让摄影机缓缓推移,紧跟芳汀,她则摇摇晃晃,一度歪出镜头外,以存在主义的方式暗示了社会的扭曲,相当震撼。

乌鲁木齐晚报 2013-2-28

 

 

 

[关闭窗口]